【视频不能看解决方案】手机端浏览器(推荐使用手机自带浏览器或搜狗浏览器,移动网络会有部分拦截)
公告:大白兔备用地址请广大兔友及时更新收藏,爱收藏不迷路,大白兔永久地址(dbt11.com),地址栏输入备用地址即可访问!!!

四库全书之都市生活篇-5


  她打了他一下道:「死鬼,一这怎么能顶嘛,顶死人了!!」她一面骂,一面翻着白眼。
  叶萍笑道,「这是现世报。」
  志杰道:「叶萍,奶不要挑拨好吗?我是感到舒服,才顶一下,也不是故意呀」梦娇笑道:「你不顶我就行,来再吮两下。」
  志杰又把肉肠挺过去。梦娇这次用手握住了大鸡巴。先在他的龟头上,舐了起来。材志杰感到龟头上奇痒,全身都快痒酥了,也好像要飞起来一样。他正在享受这奇异的舒服。突然梦娇又一口,把龟头含住了。并且把头前后摆动着,使得龟头在嘴里出出进进的,感觉上好像在插屄一样。
  志杰舒服得,双手抱着梦娇。人也快站不稳了。
  叶萍道:「真没用,才吮两下,就要倒了。」
  志杰道:「小心肝,奶快吧衣服脱了嘛」
  叶萍道:「脱了干甚么?」
  志杰道:「我要摸呀,手里模着才过瘾。」
  梦娇听了,就吧肉肠吐了出来。她道:「死志杰,你想的太美了,我帮你吮,你去摸她,这不是痒死我呀」叶萍道:「摸摸有甚么关系?」
  志杰道:「我看这样好了,奶们对换着帮我吮肉肠,好吗?」叶萍笑道:「我不会嘛」
  梦娇道:「挨插奶怎么就会,要用嘴唇舐,舌尖舐就好了。」叶萍笑道:「舐得狠了,会一口咬下去的。」
  志杰一听,就是一惊,忙道:「好了,我不给奶吮了,奶会咬我」梦娇道:「她不吮,我也不要了」
  叶萍道:「奶如果真的不要了,我就吮,也不会去咬他。」志杰道:「哎呀,别说了,奶们咬死我也就算了」这时叶萍和梦娇,把全身都脱光了。四只大乳房,都送到志杰面前。志杰这时陷在销魂阵中。摸模这个,又摸那个。吃了一会儿梦娇的乳头。又吸吮叶萍的乳房。两个女人也舒服的,屄水是流。
  叶萍对梦娇道:「奶的水流了那么多,大腿上都是。」梦娇看看叶萍的屄,也笑道:「奶不用说我;奶自己看看,奶流得满地都是。」志杰急了,把梦娇按在沙发上。挺起肉肠,对着她的嘴里就塞。梦娇一口就吸进嘴里,象小孩吃奶一漾,吸吮着志杰的大龟头。
  志杰被她一吸吮,全身都在发痒。他就一吧拉过叶萍,也在她乳头上吸吮起叶萍是站着的,乳头被吸得飘飘的。好像要飞起来一样。
  志杰一面吮着叶萍的乳头。
  一面伸手,就在叶萍屄上摸。叶萍把白雪雪的大腿往沙发上一翘。小屄口就露了出来,让他的手指扣进去。
  梦娇一看,这两人都玩得好舒服。她就对着龟头上,连吸两口。就把它从口里吐了出来。林志杰也感到她把鸡巴吐出来了。就赶紧问道:「阿娇,怎么搞的,正在舒服,为甚么吐出来嘛」梦娇笑道:「该叶萍吮了。」
  叶萍的屄,正扣得舒服。志杰的手指拿出来,她就像失去甚么似的,急得抱着志杰道:「好嘛,我帮你吮,让我给你扣好了」叶萍说着就坐下来。拿着他的鸡巴,先擦了一下,就吸到嘴里了。她一吸住龟头,就用力摆着自己的头。使得肉肠,套动很快。现在志杰感到,她吮吸得反而要比梦娇重得多了。同时也很内行,又吸又舐的。肉肠就硬得受不住了。
  梦娇这时,也没有闲着。她一放掉肉肠,就蹲在志杰屁股后面。双手分开志杰的屁股。对着他的屁股沟里,就用舌尖舐起来。林志杰感到前后都被舐上了。他握握这个,摸摸那个,全身都在酥麻中。
  突然梦娇的舌尖,舐到屁眼上了。林志杰心里一紧张。就把屁股向前一挺。叶萍就「哇」了声,马上要吐出来了。
  她忙吐出龟头说道:「死鬼,你真的胡顶是吗?」志杰道:「哎呀不是我呀,她在舐屁眼,害得我向前顶一下。」叶萍一看,梦娇还在搂着他的屁股。在他的屁股上,舐得津津有味。叶萍笑了笑,马上又吧龟头含在口中。
  叶萍舐他的屁眼,舐了很久。林志杰感到很好,也不紧张了。她就舐得更厉害了。同时用嘴对着屁眼上,用力吸了起来。林志杰的屁眼,被她吸得张开了一个红肉洞口,梦娇一看,就吧舌尖伸进那肉洞钻舐起来。林志杰的屁眼,感到被插进去了。他就用力一夹屁股。梦娇的舌尖,被他夹住了。舌尖一夹住了,梦娇还没注意。志杰的屁眼,夹得很紧。梦娇想吧舌尖拨出来。再重吸一下屁眼。可是她用力拨舌尖,拨不出来。梦娇就急了。用手在他屁股上,用力打几下。嘴里同时「啊啊」哼着。


  叶萍吮着龟头,吮得正有趣。感到志杰的屁股,被打得是动。她先以为志杰故意顶她。就连忙吐出大肉肠,想要骂志杰。向他屁股后面一看,见到梦娇的舌尖被夹住了她急的用手在他屁股上,又是打又是推的。叶萍看了,就哈哈大笑起来。
  又看到梦娇的尖拨不出来。叶萍才帮着她,把志杰的屁股分开点。又用手在他屁股上狠狠打一掌。
  叶萍道:「你夹得那么紧干甚么,想她活活干死呀」梦娇把舌尖拨出来了。就在地上吐了半天口水。然后站了起来,握着志杰的鸡巴,梦娇骂道:「死鬼,你好坏呀,小心我咬断你的宝贝呀」志杰这时,才领着她们两个进卧室。梦娇一看,床铺很大,三个人睡都没有问题。志杰一进卧室,就向床上一倒。梦娇叫他睡得平一点。然后叫叶萍骑在他的脸上。把屄对着他的脸上,让志杰舐她的私处。
  叶萍笑道:「我没有给人舐过,恐怕一舐就会泄出来。
  梦娇笑着说道:「不会呀,流出来一定会有的,泄出来没那么快」志杰道:「奶要干甚么,她的屄舐起来就会发骚的。」叶萍道:「去你的,我才没有那么差劲,对了,梦娇,奶呢?奶干甚么嘛」梦娇道:「奶不用问,给他舐好了,到时候,她自然知道。」叶萍吧大腿一跨,就骑在志杰脸上。又把自己的骚屄对着他的嘴上,向下坐一些,她感到屄口碰到他的嘴了,就调整一下坐的姿势。
  志杰道:「好骚的小屄」
  叶萍骂道:「滚你的,有多骚嘛」
  接着,志杰开始舔舐叶萍的屄,而梦娇就蹲在志杰的上面,把她的小屄就套上了一柱擎天的大鸡巴。她积极主动地扭腰摆臀,使自己的小屄和他的龟头刮研套磨,弄得他快活似升仙一般。在志杰快要射精时,梦娇改用口交,让志杰在她的小嘴里射出。
  梦娇吞食了他的精液后,又接着含吮,志杰的鸡巴还未软下去,就又在梦娇的嘴里硬起来,接着,由叶萍来玩志杰的鸡巴,梦娇则让志杰舔舐骚屄。三个人一路玩到第二日早晨,志杰又在梦娇小屄里出了一次,才精疲力尽地睡着了。
  第二天,叶萍最先醒,她看到梦娇和志杰仍睡得那么香甜,便把梦娇弄醒了,叫她赶快穿上衣服,两人匆匆地从房门溜了出去。
  志杰一觉睡到中午,醒来一看,两个女子早已不在,起床来又到处找了一遍,就是不见踪影,便懒洋洋地倒在床上,昨晚直至玩得太疲倦了,竟又睡着了。
  九、钓鱼奇遇
  一天下午,李志明在水塘钓鱼。他是个三行工人,四十岁了还未结婚。今年失业人数多,他也经常不够工开,而钓鱼花费不大,所以没工开就来此消闲。
  正当他全神贯注的时,忽地一声巨响,不远的地方水花四溅。他上前一看,一个女人在水中挣扎。李志明马上脱去鞋和上衣,上身赤膊,再脱去长裤,跳入水中。向那个女人游去。十几年前他游水偷渡来港,他的泳术是一流的。
  几经辛苦,他才将女子救上岸,她已经晕倒了。此女子约二三十岁,五官端正,身材丰满。看她似没有呼吸,他急忙解了她的衣钮,解了胸扣,取出胸围,为她做口对口人工呼吸的急救工夫。
  一会儿,女子便有了呼吸,使他大喜。
  他坐在草地上,喘看气,看她脸色逐渐红润,湿了的衬衫贴着一对雪白的大奶子,奶子随呼吸起伏着,他的心也剧跳起来悄悄拉开她的衣服,目睹一对豪乳如两座火山耸立,他的小家伙立即变成巨型大炮。他不能自制的手按在她的豪乳上摸捏,像一团团烈火烧遍他全身他忍无可忍了。
  啊死就死啦他不顾一切剥了她的裤子,分开两腿,压在她身上。大奶子的热力和弹性使他的鸡巴如毒蛇般冲入她屄内,强大的冲力刺激了她,她醒了,尖叫起来,马上按住她的口,她疯狂挣扎,大奶子如巨浪向他打来,使他几乎窒息。
  如十几年前在游泳偷渡时一样,这巨浪几乎将他打晕。他奋力用两手握住巨乳,下身强力磨擦她的阴核,她的骚动也越来越小。她轻咬嘴唇,紧抱着他呻吟了我不会死,一定会到香港他抱着当年偷渡来香港的信念,全速奋立前进。她的呻吟变为无意义的呼叫,咬着他的耳朵。
  是大鱼咬他吗?疼痛之下,一看是她,一对豪乳被他力握着。两眼闭上的她,那湿了的长发,鼻孔粗大的呼吸,脸红如喝醉了酒,一副的娇媚的淫态他的鸡巴,被紧夹在她的小屄内,在连续的狂抽猛肏你,他终于狂热地射出精液她的呻吟声惊醒了他,刚才是他的性幻想而已。他一脸羞愧,马上穿回长裤,女子真的醒来了,她略带慌张地赶紧戴回胸围,扣好衣钮。


  「小姐,你不要误会,刚才我是为了救你。」
  「多谢你,先生。」但她哭了她叫张彩蝶,二十六岁。丈夫本是地盘判头,她是车衣女工,有个四岁大儿子,一家三口本很快乐的。但三个月前,丈夫在工业意外中死亡了。两个月前,她也失了业,所以要自杀。
  说到这里,她想起了儿子,马上想要回去,李志明于是送她回家了。
  在以后一个月内,李志明去探了张彩蝶几次,她亡夫的死亡赔偿要一年才有,而她埋葬亡夫用光了钱。志明每次都给她一两千元,她都坚持签欠单给他,志明热心带她去申请公援金,想不到遭受有关人员的鄙视和质问,彩蝶一怒之下离去。
  半个月后的下午,李志明在他的天台木屋躺在床上吸埋。张彩蝶突然到访,身穿性感热裤和吊带低胸红色衫,紧束的短裤令下体的坑道浮现,一对豪乳摇曳生姿,像两个火球。他有点惊异,一个良家妇女怎会打扮得像个鱼蛋妹?
  她将几千元一次还给他,说她中了六合彩二奖。秋天的下午仍颇热,她说要洗澡,借用了他的浴室。五分钟后她出来,身上一丝不挂,用一条毛巾单手掩住酥胸,但盖住很少,两只雪白浑圆的大奶子仍然露出了三分之二,粉红色的乳蒂就像炸弹的引爆器。当她一步步走近时,一对豪乳便起劲地跳动,向他抛过来。俩人彼此相对时,巨乳化作两个大火球,烧得他全身发滚灼痛「你?.
  他又惊又喜。她那黑白分明的大眼,闪光如黑夜的猫儿想捉老鼠般,既光彩又水汪汪,是极淫荡的眼光。她那潮湿的嘴唇,欲语还休。突然间,她的双手垂下,毛巾跌于地上,一对大奶子如坚实的炮弹头一弹而出,准确打了中了他,他跌坐床上。她再迫近,雪白的大腿光滑幼嫩,大腿尽头处,有丰盛的毛发,饱满的小丘,更有神秘红嫩小肉洞。
  一切尽在不言中。他被她推倒床上,衣服被她剥光。当她伏在他身上时,她身上的热力早已使他的大炮翘首向天。大奶子的弹力马上促使他把大炮对准了目标,当潮湿的小嘴狂吻他时,大炮已变成无坚不摧了。随看她大力的一坐,他的鸡巴便完全进入她体内。她淫笑和扭动,使大奶子狂抛,长发在空中飞舞,使他马上有射精的冲动。
  志明赶快推开了她,忍了一会儿,他将她推跌仰躺。在她下跌在床的一刹那,两只大奶子抖动如上钓的大活鱼。他马上又压向她的裸体,鸡巴又迅速塞入小屄内。
  他狂吻她的脸颊、她的双眼、她的鼻子、她的小嘴,两手抓捏胸前大豪乳,鸡巴大力挺进。而她也挺腰向上迎合他的抽送,两人的汗珠迸出了,润滑了全身,而她的两只大奶,也因汗水的湿润而在他胸前滑来滑去,像两条大鱼般,随前两人急速的呼吸和心跳,他咬住一只豪乳,手握另一只,直至兴奋到极点而射出精液。她也像发羊吊般全身抽搐抖动,直至他射完精才平静下来李志明醒来时,她已不辞而别,此后他打了很多次电话都找不到她。有一次找到,她却冷冰冰说以后要和他一刀两断了,因她已有了新男朋友。
  在自卑感之下,志明也死了心。但有一天,他在深水涉看见她进入一幢大厦,他给看更五十元,查问之下,知道张彩蝶在楼上一个单位内做妓女在震怒和气愤之下,他上门找她,彩蝶开门见是他,大吃一惊想关上门,却被他强行入内。她入房,坐在床上吸烟,他冲入去指责她,要她脱离火坑。她说丈夫伤亡赔候金暂时拿不到,申请公援又被侮辱,找工作又没人请。而且,她已惯了这样的生活,不能再回头了。志明大怒之下,脱光衣服,将几百元放在一旁,存心侮辱她。
  但是,她发出冷笑,也脱光衣服。她那无言的冷笑,刺伤了他,好像地说∶「你是想和女人上床而已」他的怒火熄了,为了证明他并不是好色之徒,他的鸡巴下垂了,他企图穿回衣服。但她抛开他的衣服,以炮弹般坚硬而巨大的乳房磨擦他的身体。他坐着,而她站着他的对面,一对大奶子在她身体的抛动下,在他面前跳动不已,并且,豪乳更在地嘴上来回磨擦。他终于忍不住含住她的大奶,鸡巴也硬了。他被推倒躺在床上,但他努力克制,小东西又软下来,但她的嘴随即吞下了他的鸡巴,在魔术师的吹弄下,又坚硬如铁了。
  「快停下。
  他大叫,但却力不从心。她趁机骑在他身上,一坐便吞下整支鸡巴。在她的屄忍尿般吸啜下,小屄的热力熔化了他,且越吸越紧,像狗儿性交似的扯不出来了。她嘴角的淫笑,使他无法抗拒,大奶子的抛动和她的叫床声更使他轻易射了精其实彩蝶对他不像一般客人,她尽情投入,她也有了高潮但她却故意以得胜的冷笑说道∶「今天就算阿姐送的,以后别再来了,你这穷鬼」李志明穿回衣服,一脸羞愧。但他临走前说∶「你知道我为甚么会硬,会射精吗?因为我仍然爱你」他突然流泪,掩面而去。张彩蝶也伏在床上痛哭,她已上了淫媒的当,要做够两年才能回复自由,否则他们威协要将她毁容,及杀死她的儿子。若不是因儿子一场大病,她也不至于会做妓女的李志明并不知道彩蝶的苦衷,他自此借酒消愁,无心工作,但他仍时常想念彩蝶。以前他知自己穷,配不起她,现在她沦落风尘,是一个卖肉的女郎,反使他产生了新的希望。但是,她已反脸无情了有一日,他在半醉下,被一个年青而大乳房的妓女拉上楼。入房后,他急不待剥光了她的衣服,她是张彩蝶张彩蝶跪在沙发上,屁股向天,回头斜眼看他,发出淫贱的媚笑。他伏在她身上,两手向她腋下捏着两个大乳房,死命的摸捏着。她初时笑淫,继而尖叫起来。他用一只手握住鸡巴,对准她的肛门全力塞入去。她痛极而惨叫,不断挣扎,两只倒挂的大奶乱摇晃。他又全力冲刺,大奶摇动更甚。两人都出汗了,他的汗水流向她的背,再流向豪乳,混合她的汗水。乳房在疯狂动中,满地是水。


  「彩蝶,你想做妓女,我就插爆你」
  她惨叫,挣脱逃走,被他抱起,大力扔在床上。他飞扑比上去,鸡巴全力冲入她的屄内,她叉尖叫,痛得额上冒汗。他两手力捏乳房,但因汗水太滑,就改用口去咬,大力咬下去。她惨叫,看着张彩蝶被析磨得死去活来,他发出变熊的笑声,兴奋得向她的小屄里疯狂射精。
  李志明清醒起来,仔细看清楚时,她并不是彩蝶,而是个泰国妓女。她向他索取两倍价钱,志明付了钱,想起彩蝶,竟然哭了圳唔」不舍得钱就不要来」泰国妓女用不纯正的广东话说着。她看了看乳房上的牙齿印,大声呼喝赶他走。
  李志明更想念张彩蝶,要救她出火坑,他在她做生意的地方流连。有一日,他看见彩蝶和一个青年在街上行走,志明走近,拉着她的手说∶「彩蝶,快跟我走」她大吃一惊,看了青年一眼,赶他走,又说不认识他。青年问志明想怎样?志明说要带走她,又扬言报警,青年请他上楼谈判。彩蝶向他打眼色,叫他快走,但他却随他们上楼。当关上大门时,青年向志明拳脚交加,打至他口鼻出血,又用木棍打他,使他受了重伤,倒地不起张彩蝶哭若跪地求情。
  「哼她好像是你的男人但我警告你,你不要想逃走,否则我就用刀划花你的脸面,杀你的儿子,打死你的男人」那青年凶神恶煞地说。
  张彩蝶恐惧地摇着头,青年一手扯着她的头发,拉她站起来,另一手解开了她的衣钮,掏出她一只大奶子,摸捏了几下,皮笑肉不笑地点上一口烟,突然将烟灼在她的乳房上,她大声惨叫,痛哭起来。
  青年走后,彩蝶看若奄奄一息的志明,想起了自己和儿子的安全,她不敢报警,为了使志明死心,她决定死。她死了,儿子自有人照顾,而他也会死心。她取出刀片想割脉,但志明说∶「你死了,我也不想生存」他晕倒了。她终于打九九九报警,将志明送入医院,而控制她的姑爷仔也很快被捕了,她不用再出卖肉体了。她天天去看他,照顾他。半个月后,李志明出院了,但却找不到张彩蝶,他灰心失望。有一天,他心血来潮,想起她儿子就读的幼稚园。去到时,果然见她刚送儿子入内,他上前捉住她的手。她挣不脱,终于投入他怀中。
  志明带她回家,向她求婚。彩蝶又惊又喜,但说已有了心上人。他强吻她,剥去她的衣服,她虽然挣扎,但仍被脱光了衣服。此刻,他已压在她身上,捉住她两手向后反按了。她紧握两拳忽问∶「你想做甚么?我告你强奸的」她出尽全身之力,一对豪乳份外结实。他轻吻她的乳蒂,吸吮着,她羞红了脸,两手也松了。于是他放了她的手,两手摸揉一对豪乳。她侧着脸不敢看他,假装生气地对他说道∶「我真的告你强奸,你不怕吗7」「为了你,我死也不怕,怎会怕坐监」
  她大为感动,屄的淫水不断流出,于是他的鸡巴轻易滑了进去。
  「看,我已强奸着你了,还告我吗?」
  「好,我就起来打电话」
  她支撑看要起来,几次都被他压躺下去,最后她两手打他的背,却被他抱得更紧,全力挺进着。她喘若气将打他的手抚摸他的背,逐渐地紧抱着他。当她忍不住呻吟时,她两手的指甲也深深陷入地的背肌内,她叫道∶「我好舒服哦你大力插啦」但很快她又叫道∶「哎哟不要这么大力啦我受不了啦我死了」李志明看着她满足的淫笑,更努力地插。她又叫∶「不要再插啦我要死啦我死给你看了,哎呀」但是,她的嘴却在狂吻他的嘴,而她却全身发冷般抖动,两脚大力磨着床板,最后向上交缠住他的双脚。在这一交缠中,鸡巴更深入了,他磨着她阴核,使她高潮叠起,最后,他在她小屄的深处疯狂射精。
  他躺下来,拥抱着她,用毛巾为她抹去易上的汗水,抚摸她的乳房。她也替他擦拭湿淋淋的鸡巴。他笑着问∶「你肯嫁给我吗?」彩蝶喘息了一会道∶「你不嫌弃我做过妓女,我还敢嫌你吗?而且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但我很穷,又住木屋。」
  「总不会饿死吧」
  「当然不会。」志明很高兴,但忽然问∶「你曾经说有爱人,他是谁?」「我先问你,你有没有第二个女人?」
  「有。我曾去找一次,是个泰国女人,因为她两个乳房和你一样大,哈哈」「那你去找她了不要玩我了。」
  「你那男人是谁?」
  「我不告诉你。」
  他压在她身上说∶「你再不说,我严刑迫供了」她笑道∶「看你怎样迫法?」


  他将鸡巴塞入她小屄内∶「讲不讲?」
  「不讲。」
  他两手在她腋下,腰间搔动。她笑得全身震颤,摇动的乳房又被他抓着。他迫视看她,她闭上了眼道∶「我正在让那男人强奸你这头蠢猪。」于是,她张开了口,迎接他的热吻。
  一会儿,她反骑在他身上问道∶「你还会去找那泰妹吗?」「如果会呢?」
  「我就给厉害你看」
  她大力一坐,吞没了他的鸡巴,但在他摸捏大奶子之下,她全身软了,伏在他的身上,两人又热吻起来,现出满足的笑。
  十、洞房导师
  无论任何生物,都有天生的本能,如蚂蚁可以抬起比自己重几十倍的物体;小马出世一小时后就可以行走;鸭子天生会游水等等的不同本能,但有一种共通本能,所有动物与生俱来就晓得的,就是交配繁殖。
  很多动物都有其交配季节,时间不合,很难繁殖后代。
  人为万物之灵,交配繁殖不受季节限制。而人类又乐于享受性爱带来的欢乐,结果造成人口膨涨,幸好现今科技发达,有各样避孕工具,造爱不一定会生孩子,现代人交配取乐成分远超过要传宗接代。
  跟异性造爱应是人的本能,如果一个人有某些生理缺陷,不晓得如何造爱,他或她的对手可以教导,几次之后就会如鱼得水,但如果两个人都因某些原因而不晓得造爱,就有可能需要第三者指导或协助了。
  我就有过这样经历,我和女友丽莎就曾经教导一对新婚夫妻如何行周公之礼。
  我叫胡朴,事情发生在大概一九八二年年尾,那时我廿二岁,在满地可麦基尔大学读最后一年。
  差不多一年前,我搬进女朋友丽莎租的小土库双宿双栖。她是法裔加拿大人,比我小一岁,在满地可大学攻读艺术,有一对大大明亮的灰眼睛,白嫩皮肤,身材适中均匀,是个有吸引力的可爱女孩。
  丽莎身材娇小玲珑,性格热情开放,对性观念十分新潮。
  她认为性关系与婚姻可以分开,真心爱上一个人才会跟他结婚,但如果对方吸引自己,虽然还未到相爱地步,只要在安全情况下,就可以和对方上床,如果对方一直令自己欢愉,能满足性要求,关系就可以发展下去。
  我和她就是这样,我们不单满足对方性要求,互相享受,而且不时有新花样,维持新鲜感,所以,我们的关系持续了一年多。
  事件的另一对主角叫丹尼和绣云。丹尼是我的大学同学,三十五、六岁年纪,从中国大陆来的。
  他原本是个工程师,来加初期在工厂做了两年工人,职位低微,他觉得要取得这里资历非念书不可,他毅然到大学读书。他的英文说得不十分流利,有一次我们在大学餐厅中相遇,大家谈得非常投契,我不时帮他解决语文上的困难。
  丹尼年纪虽然不少,但长得清瘦斯文,也可以算是个长相好看男子,性格木纳内向,有几分怕羞,沉默寡言。我曾邀请他回家吃饭,丽莎毫不介意,见他斯文有礼,对他印象不错。还开玩笑说找个机会跟他造一次爱。
  一天,我跟丹尼又在大学餐厅碰见,他似乎有很大烦恼,倾谈之下,原来经亲戚介绍,他与乡间一位女子通信,鱼雁往还已有年馀,最近女家提议结婚,只要他肯支付机票及五千美元礼金,随时可以成亲。
  如果他没有意思结婚,女的会另觅郎君。他给我看那女子的照片,大概廿一、二岁,样子甜美,身材不错。但照片通常作不得准。
  「真烦恼,不知如何作决定?」
  「最重要是你想不想结婚?」
  「以我的条件,年纪也不小,很难在这里找老婆,如果错过了这机会,不知还有没有下次。」「你爱她吗?」
  「她虽然读书不多,但在乡下长大,性情纯朴,而且看来样貌也不错,我蛮喜欢她…」「你够钱吗?」
  「聘金不成问题,但结婚及机票还欠一些……」「我替你想办法,我有朋友在银行工作的。」
  「但不知她是否真心嫁我,还是只是要出国…」「婚姻本来就是冒险,爱得轰轰烈烈又如何,很多到头来也不是离婚吗?有很多盲婚的反而白头到老,来,不要的考虑,接她过来吧!明天我和你到移民局办手续吧。」六个月后,他结婚了,太太绣云是从大陆一处偏远小镇来的,十分年轻,只有廿一岁,样貌比照片还美,明眸皓齿,皮肤白嫩,可惜读书不多,只上过小学,不懂英语。
  丹尼娶得如此娇妻,十分开心。丽莎十分热心这事,帮绣云布置新房,添置家具,我则为他们筹备婚礼,注册登记。婚礼十分简单,在婚姻处举行,晚上只设宴款待几位亲朋。


  散席后,新婚夫妻乘夜车去渡蜜,直到送了他们上火车才告一段落。我和丽莎也出了不少力,看到事情成功,也十分高兴。
  一星期后,他们蜜月回来,我们请他们回家吃饭。他们似乎没有一般新婚夫妻蜜月的光彩,两人都有点憔悴,可能是因舟车劳顿。
  饭后,谈及蜜月旅行,他们支吾以对,我们觉得奇怪。追问下去,绣云哭了出来,丽莎一定要弄清楚,丹尼摇头叹息。
  我们好言相劝,他们才慢慢说出原来是性生活不协调。他们都是处男处女,从来没有性经验,每次造爱时,绣云都叫痛,小屄紧闭,丹尼不得其门而入,擦得几擦,就泄射软化下来,绣云很大罪咎感,丹尼则觉得自己没有男人气盖,结果二人郁郁不欢。
  丽莎听到丹尼三十多岁人依然是处男,十分感兴趣,决意帮他们解决困难。
  她提议跟我在他们面前示范,好让他们晓得如何做。这办法并非每个人都可以接受,但好处是直接了当,不失为个解决办法。
  他们听了,面红耳赤,绣云更是粉面垂低,娇羞无限。
  我们离开一会让他们商量,十分钟后,他们决定试试看。
  我灵机一动,立刻走进厨房,倒了四杯酒,其中两杯混入少许「料」,是我从朋友得来的,我们试过,相当有效。
  捧了酒走到丹尼面前,「来,我们喝杯,放松一下。」递了一杯有「料」的给丹尼,示意丽莎给绣云那杯会使人满脑绮念的。
  丽莎调暗了灯光,播放一些轻音乐,整个客厅满有浪漫气氛,她走近轻轻拥抱着我,我开始吻她,先吻她的眼睛,耳朵,粉颈,然后才是嘴唇,双手在她背部抚摸,慢慢拉起她的上衣,伸手入内轻轻解开她的胸围。抚拈她的乳房,她的手也伸入了我的恤衫里,我们相拥长吻,互相抚摸。
  我以眼角瞄瞄丹尼和绣云,他们坐在一起,丹尼轻拥绣云,情况似乎不坏。
  我更加落力,脱下丽莎的上衣,她的乳罩早已解开,乳房就弹了出来,她不是巨大型,刚好衬上她娇小的身材。
  我手指集中在她的乳头撩拨,不一会儿,她的乳头像铅笔橡皮头一样凸出,我的手沿着她纤柔的腰身向下抚摸,解开她的裙带,退下她的短裙,她只有一条小型半透明内裤。
  丽莎也不甘后人,一边吻我一边拉下我的裤链,她熟练地掏出我的鸡巴玩弄几下,就放进嘴里,她使出浑身解数,落力做足吹、吮、舐、撩各样工夫,使我有无上享受。
  我扶她卧在沙发上,退下她的内裤,礼尚往来,忍不住也回敬为她服务。我很清楚她的动情区及如何撩起她的性欲需要,不消几分钟,她已经「哎哼」乱叫,双腿分开伸直。
  我继续集中刺激在她最敏感的部位,用舌头快速擦拭那水汪汪如白豆般的肉粒,只两分钟,她全身颠抖,双手爪紧我的背脊,大叫一声才放松,我知她达到第一次高峰。
  我们喘过一口气,转头望望丹尼,他红了眼睛,松开恤衫,解开裤头,揽着绣云强吻,要脱她的衣服,动作粗暴。
  绣云满面惊惶,极力避开。我们吃了一惊,看来丹尼药力发作,再看看绣云的杯子,丝毫末未动,原来她没有喝那杯酒。
  我和丽莎对看一眼,心意相通,轻声说:「个人行动,奶负责丹尼,在客厅,我在房中负责绣云,如何?」「好极,不过如果我忍不住会以身施教,你不要小气呀。」「奶是想试试超龄处男吧,我不会计较。」
  她站起拉开丹尼,嗲声嗲气:「丹尼,帮我一个忙,我这里很痒,替我搔痒。」她把丹尼的手放在自已的坚乳房上,「来,揉揉这个,唔唔很舒服还有这边,两边一齐来…很舒服唔」我拿起绣云那杯酒,拉她在一旁,她低声饮泣。
  我很温柔对她说:「不用惊,喝过这杯酒,定定神,男人的第一次多会是这样,丽莎会教他如何做得温柔,我明白女人第一次是会有点紧张,但不用怕,如果男人做得好,也会使女人十分欢乐的。」我尽量施展柔情政策,「来,喝了这杯酒,奶会舒服得多。」我把酒递到她的唇边,她慢慢喝了几口。我轻轻拭掉她眼角的泪。
  「奶看到刚才丽莎多么舒服,只要对手做得好,男女性爱是十分享受的。」绣云望着我,大眼睛里的惊慌渐渐消退。
  「他很粗鲁…我我每次都痛其实我不是不想要…」她垂下头。
  「奶不用责怪自己,你们两个都是第一次,没有经验,不知如何做得对,需要别人略帮助指点一二,以后有了经验就会合作愉快,你们很登对呢。」我轻轻托起她的头。


  「丽莎教他做,但但谁来教我呀?」
  她的粉面绯红,声音机不可闻。
  「如果奶不反对,我当然可以…」
  我们一齐望向丹尼,他跪在沙发上,一丝不挂,丽莎也是身无寸缕,半卧在沙发上,右腿高高搁在沙发背,大大露出屄,教导丹尼如何用他的鸡巴擦会使女人舒服的部位。
  「丹尼,你学得真快,我很舒服,」丽莎腻声呻吟。
  「不过,绣云没有人教导,噢噢对了,在这儿擦擦呀但很不公平,你不能让她一个人在那边,唔唔噢不要太用力,呀她怪寂寞的。不如让胡朴帮她,好吗?噢…」「我…我…要进入…
  他试了几次都不得其法。
  「你太心急啦,轻轻来,女人不会喜欢这样的,尤其处女,要温柔,慢慢的……不,不是这儿,你太粗暴了,难怪绣云受不了,」她用手扶正丹尼的鸡巴滑入。
  「噢…绣云很需要胡朴教导,他经验丰富,让他跟绣云造爱,他会令绣云舒服的,到她晓得享受时,她会欣赏你的噢呀」「随他们去做吧,我要奶,给我…给我…噢,很舒服…」丹尼已经如箭在弦,不能计较其他。
  「我们入睡房吧,丽莎会令他快乐的。」


上一撸:红楼梦淫传-5



下一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