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不能看解决方案】手机端浏览器(推荐使用手机自带浏览器或搜狗浏览器,移动网络会有部分拦截)
公告:大白兔备用地址请广大兔友及时更新收藏,爱收藏不迷路,大白兔永久地址(dbt11.com),地址栏输入备用地址即可访问!!!

我和妻子的淫荡事7


  睡百家炕之后妈妈的“破屄”生活正是开始了。妈妈刚生育的身体更加丰盈了,爸爸每个星期只能在家呆两天,但是这两天里爸爸很少操妈妈,每次回来的时候,爸爸都让妈妈找别人操屄给他看。妈妈从来不拒绝,因为她知道爸爸看她和别人操屄的时候更快乐。平时爸爸不在的时候,妈妈也每天都和村民们操屄。
  由于爸爸和爷爷都在城里工作,奶奶和姥姥都怀孕了,就住在一起好照顾,而我和哥哥也在姥姥家,所以家里就妈妈一个人。妈妈平时不穿衣服,无论做什么都光着大腚。妈妈由于是村里的“破屄”所以,村民们可以毫无顾忌的玩儿她,无论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有时候妈妈正在村里的路上走着,遇到的村民就把她按倒在地操了起来,妈妈躺在地上,向上迎挺配合着鸡巴的撞击,“啪啪”的声音在村里响起,其他人看到之后就会告诉妈妈,操完之后去找他,如果妈妈有空就会带着刚才射进去的精液去他家。
  在之后的几年里妈妈一直没有离开村子,只要天气不冷妈妈就光着大屁股,无论是串门还是干活。有时候妈妈正和村民家的女人说话,男人回来了,妈妈立刻就躺上炕,叉开腿让男人操,然后一边承受男人鸡巴的操干一边和女人聊天。
  有时候妈妈正在洗衣服,看到有人进屋了,立刻站起来撅起屁股,一边给他们操一边洗。有时候妈妈在晾衣服,而后面还有一个男人操她的骚屄或屁眼儿。总之妈妈无论做什么的时候,只要村民们想操她,她就立刻掰开骚屄给大家操。妈妈正式成为“破屄”之后,她光着大腚的身影就开始在村子里的哥哥角落出现。村子里的每一个地方都成了她的床,每一个角落都有过她或撅起屁股、或躺在地上挨操的身影。
  这样的日子又持续了进八年,在这八年里妈妈又生育过两次。我又多了两个弟弟一个妹妹。他们同样不是爸爸的孩子,两个弟弟的父亲都是村里人,他们一个叫吴雄和妹妹付新月是双胞胎,另一个弟弟叫许龙。两个弟弟都按照村里的规矩,被他们的爸爸接回了本家。不过我们的关系很好。
  从我记事起妈妈就基本不穿衣服,除了天冷的时候外。我和哥哥经常被小伙伴儿们笑,说我妈妈是“破屄”,当然那时候他们还不知道“破屄”的意义。由于妈妈从不穿衣服,他们就经常叫妈妈“光屁股婶婶”或“破屄婶婶”。不过我们一点都不生气,因为妈妈光屁股的样子很漂亮。我们稍大些之后就一直和妈妈睡,妈妈的身体很暖和很舒服。我最喜欢妈妈的大奶子,而哥哥最喜欢妈妈的大屁股。妈妈这几年频繁的被操令她的身体更丰满了。妈妈由于是村里的“破屄”
  所以不能总陪我们,所以姐姐就经常照顾我们。在我们长大些后,村里人操妈妈的时候就少了,再漂亮、再骚的女人,随便操,随便玩儿了五年欲望也会变低的。
  而且这几年妈妈的骚屄被玩儿的太频繁,又生过两次。即使以妈妈身体的恢复能力,屄也变松了,而且两篇大阴唇也黑了不少。虽然妈妈依旧总是光着大屁股在村里走,但是村民们已经不像以前那样频繁的操妈妈了。一天大概只有三四个人操妈妈,操一次也就完了。不像以前操了妈妈之后,就要在她的子宫里射四五六次,妈妈一天挨操的时间也就一个多小时。因为村民们可以操的屄除了妈妈外,还有自己的老婆,以及那几个“破鞋”和“当家的”。他们最爱的还是那些和那些老公管着的女人操,俗话说的好“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得着不如偷不着。”除非是爸爸回来的时候,村民们会再次提起操妈妈的兴趣,因为当着别人老公的面儿,操他媳妇的感觉令他们很有成就感。
  操妈妈的人少了之后,她就闲了下来。这对于已经习惯了,天天至少被操上十几次的妈妈而言,实在太难受了。而且由于爸爸的去南方办工厂,做生意了,很少回来,每天空闲的很。所以她就像找些事儿干,因为她的学历最高,村里就让她做了村委会的会计,村里买卖东西的时候都由妈妈负责。村委会多了一个光着屁股算账的会计后,村民们发现村里的钱变多。因为每年买种子或其它东西的时候,同样的钱买到的更多了,而卖粮食货品其它东西的时候,同样多的粮食得到的钱变多了。第二年几个村民好奇跟着去看了看之后大家就明白了,不是以前老村长被骗了,是妈妈太“能干”了。
  妈妈去买种子的时候,会穿上很久不穿的衣服,而且还会化好妆。当时还没有到九零年,衣服都比较保守,妈妈就把爸爸买的衣服自己改动了。两层的纱裙都被妈妈改成了一层的,长裙被她改成刚好盖住骚屄和屁股的短裙。打扮好的妈妈看起来成熟美丽又风骚,尤其是短短的纱裙,把妈妈的美丽修长的大腿完全展露出来,以及开了三个扣子的衬衫,把妈妈的奶子暴露了一大半。薄薄的纱裙令里面若隐若现,令人想掀开看看里面究竟是怎样的情景。几个村民看到妈妈的打扮差点儿受不了,不过想到这事他们已经操了好几年的“破屄”勉强忍住了,这时候他们已经清楚妈妈怎么去买东西了。


  到了种子商店,妈妈熟络的和里面的几个男人说笑起来,他们的眼睛盯着妈妈的奶子和大腿。妈妈和他们聊天的时候,还不时撩动裙子,白白的屁股和骚屄在他们面前一闪而逝,令她们心痒难耐,不一会儿老板来了,看着老板和这个风骚的美女进了仓库,他们是既羡慕又嫉妒。然后仓库里一阵“啪啪”的肉体拍打声就传了出来,半个多小时之后,妈妈就带着优惠价的种子回村了。从那以后村民们无论买什么东西都要带上妈妈。
  而到了收粮的时候,会有一些粮商来村子,这也是每年外人来的最多的时候。
  以前都要村民们去城里卖,但是妈妈当了会计的第二年,粮商们就来我们村收粮了。我还记得以后,每年粮商来收粮的时候,那些粮商都会在我家睡,妈妈会穿上很久都不穿的漂亮衣服。和粮商进屋后,妈妈就会让他们扒光自己的衣服,然后在炕上操屄。每到那时候我晚上就睡不好,后两年我干脆就去姥姥家睡了,不过我九岁那年,对操屄的事情感兴趣之后,就开始留在家里看妈妈和他们操屄了。
  而白天我跟去村委会的时候,还能看见妈妈和其他商人操屄。他们据说都是什么“开发商”“投资商”,不过他们很少再来。有一次我偷偷跟着他们听到他们说“原来传言是真的,只要说来这里考察投资,就能操上美女村干部。咱们两个小人物,也能玩儿到这样的大美女,真实八辈子烧的高香。”事后我把他们的话告诉了妈妈,之后来的外人就慢慢少了,就算是来人妈妈也不一定给他们操。
  妈妈成为“破屄”后的第八年当上了村长。原因是以前的村长过世了,当时他已经年近九十了,原本大家推荐老村长的儿子接任的。但是他拒绝了,他说自己已经七十的人了,还想多活几年。就推荐村里最能干的妈妈做了村长。以前就算是女人当村长的话,也一定是个“当家的”。但是这次竟然选妈妈这个“破屄”
  当村长,有两个男人反对,当然不是因为讨厌妈妈,妈妈的人缘很好。他们只是怕别人发现妈妈又骚又贱,是个随便操的烂货。女人们听了之后不高兴了,立刻火了,骂了他们之后,村长的小孙女,也是村里最厉害的“当家的”李大姐骂着道“又骚又贱怎么了,咱们村的女人哪个不想骚,回家问问你妈、你老婆,那个不想骚。你们都觉得骚货好,到了自己媳妇哪儿就不行。自己在外面随便玩儿,媳妇看到个趁心的想给他操操你们都不同意,出去偷人被抓住你们还要揍。锦乡人好,让雅馨随便骚,雅馨听锦乡的话成了你们随便儿玩儿的、又骚又贱的烂货。
  雅馨她这些年都给你们玩儿成什么样子了,你们都快把她玩儿烂了,现在嫌弃起来了。怎么?忘了以前骑她身上的时候怎么说的了?忘了操她屄的时候怎么夸她好了?老娘今天就是要雅馨做村长,我看哪个反对雅馨做村长。”。然后瞪着在场的男人们。
  那两个男人马上道歉,一个劲儿给妈妈赔不是,说不是瞧不起妈妈。结果李大姐不依不饶,后来妈妈劝道“大姐,我确实不适合做村长,你看我的屄又黑又松的,咱们村哪个女人像我啊!如果我做了村长,人家还以为咱们村的女人都这样儿呢!这对大伙儿多不好,他们也是好心,说错话,您就大人大量放过他们吧!”
  李大姐听了之后对妈妈说“雅馨,咱们这次绝对不能再依着他们,要不然咱们村以后还得这样,这些男人还得欺负咱们女人。咱们村挺好,女人骚没人笑,没人瞧不起,我知道你真的是又骚又贱,但是哪个女人心里不想骚不想贱呢?就是怕自己男人嫌弃,才不敢。咱们怎么对这些男人他们都觉得理所当然,他们一点儿都不领情。咱们遇到个趁心的男人想给他操,他们就受不了了,也不想想他们在外面有多花。你知道吗?我以前对我家你姐夫多好,他那几个邻村的狐朋狗友,他让我陪哪个睡我就陪哪个睡,他让我和谁操屄我就和谁操屄。但我遇到个自己贴心的给他操了几次,他就受不了了,把人家打伤了不说,还当着他的面儿,让十几个人操了我两天多。我好不容易挺了过来,成了”当家的“,但是他从没认过一次错。我就再也没让他操过,还和别人生了野种。我那么爱他,他却那么对我,他们当咱们这些女人是什么啊?我真羡慕咱们村的那几个”破鞋“和你,有那么好的老公。”说完之后李大姐的眼泪差点儿流下来,平时美丽强势的面孔,哀怨的看了自己丈夫一眼。村里的女人们一个个都很认同刘大姐的话,而男人们也都低着头。


  这时候刘大姐的丈夫万大哥走了上来,他是个很普通的男人,看起来和美丽强势的李大姐一点儿都不般配。他来到李大姐旁边后跪了下来,“啪啪”扇了自己两个嘴巴之后,他对李大姐说“老婆,老公错了,老公不应该那样对你。我不该怀疑你,不该伤害你,但是老公也爱你啊!这两年你对我不冷不热的,我心里好难受,我还以为你已经不爱我了。”之后两个人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感觉,李大姐的老公很自卑,认为自己配不上李大姐,他知道李大姐是个性欲极强的人,之所以带那些狐朋狗友来操她,就是为了满足她。而李大姐在和那个趁心的男人操屄之后,他以为李大姐找到了真正爱的人,要离开他,所以就带人打伤了他。然后让大家上李大姐,就是希望那个人彻底放弃李大姐。现在李大姐虽然对他不冷不热的,这两年没让他操过,总是在他面前和别人操屄,还生了野种。但是他不在乎,只要大姐在他身边他就满足了。
  李大姐听了之后抱着他大哭了起来,不一会儿李大姐和万大哥就和好了,然后李大姐认错,因为她生了野种。万大哥笑了笑说没关系,只要她爱他,就算再生几个也没关系。李大姐高兴的说“下次我给你生。”之后再次回到了选村长的主题上。这次所有人都一致同意妈妈做村长。但是男人还是希望媳妇听自己的话,少跟别人操屄。不过他们答应以后就算媳妇跟不熟的人操了,他们也不会打人,只是女人俺还要接受亲朋的“教训”,输了就不能再偷人了。
  妈妈只做了两年的村长,这两年里爸爸只回来过两三次。妈妈在这两年里做了不少好事。村民们都很感激她,村民们原本的生活很差。即使是在妈妈的帮助下,买卖粮食多赚了不少,依旧无法改变贫困生活。妈妈当了村长之后,就想办法得到县里的扶贫款项。那时候爸爸他们的工厂和企业正处在关键时期,妈妈不想拖累他们,就自己做。为此妈妈在县里几乎跑断了腿,每天晚上都去开房,请那些能帮的上忙的操自己。为了节省开房的钱,她还要给宾馆的老板操,有时候还要卖淫给老板钱。里面有些有点儿良心的,操完之后帮妈妈传传话、帮帮忙。
  而另一些已经烂到根子的人,操完妈妈之后,就把妈妈当破烂儿一样扔在了一边。
  即使妈妈怎么求,怎么给他们操,只要不给钱,就不会帮忙。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妈妈的屄被几百个人操过,才终于办成了,县里的扶贫款才到了我们村。
  那些家伙玩儿妈妈的时候,一点都不知道节制,尤其是发现自己的鸡巴根本妈祖不了妈妈之后,他们就用各种方法凌辱妈妈。在那半年里,妈妈被他们玩儿的流产四次次,身体明显变差了很多。村民们看着妈妈为他们跑前跑后,很不忍心,就让妈妈别再为他们忙了,这么多年都穷惯了,现在他们的生活已经好了不少。妈妈笑着对他们说“我是咱们村儿的”破屄“,也是咱们村儿的村长,当然要为你们忙了。不用担心我,这些年你们的大鸡巴早就把我操好了,他们那些小玩意儿,奈何不了你们的”破屄“村长的。”然后妈妈继续为了他们奔波。有几个村民看不下去了,就让自己漂亮媳妇帮妈妈分担一下,平时他们都想办法让媳妇少给人操,但是这次他们为了妈妈,连媳妇都舍得了。但是妈妈拒绝了,因为这些女村民们虽然贤惠又漂亮,但是知识、见识都不够,去了有可能还会坏事儿。
  当然这是妈妈的托词,村里名声不好的“烂货”只要她一个就够了,多了我们村的名声也就完了。
  扶贫款下来之后,村民们看到妈妈憔悴的样子,暗暗心疼。那些家伙虽然只玩儿了妈妈半年左右,但是他们的玩儿法实在太残忍了。妈妈的骚屄甚至被拳头、胳膊、啤酒瓶插过,有几个变态的家伙为了作践、糟蹋妈妈甚至还让狗操过妈妈。
  扶贫款下来的前一天,他们又把妈妈郊区玩儿了最后一次。当他们离开旅馆的时候,妈妈根本就不能动了,最后还是旅馆的老板,把妈妈送去了医院。村民们在医院里的医生的解释下,了解到妈妈为他们付出了什么代价。妈妈的阴道撕裂,身体很多部位有瘀伤。医院的医生甚至要帮妈妈报警,不过被妈妈拒绝了。
  医生以为她怕丢人也就没再说什么。但是妈妈身上最严重的是子宫受伤了,以后妈妈怀孕后极易流产,孩子成功生下来的可能很小。为此几个村民愤怒的想去县政府理论,不过妈妈制止了他们。(后来爸爸他们得知了妈妈的遭遇,李卫国把那些凌辱妈妈的人都变成了残废。方书宏伯父根据妈妈的情报收集了他们的犯罪资料,最后把这些人都送进了监狱,有几个被判处了死刑,而方伯父也因此在警队内开始快速崛起。)


  妈妈回到村子后,为了让妈妈高兴些,大人们让姐姐带着哥哥和我,以及弟弟妹妹们,天天来陪妈妈。这段时间,由于是冬天,天气较冷,为了养好身体妈妈每天都有穿衣服。不过打了春天的时候妈妈的身体调养好了之后,又开始她的两项义务了——村长的义务和“破屄”的义务。
  当妈妈再次光着腚,在村子里走动的时候,村里的村民们已经不再把妈妈当“破屄”看待了。而是把她当成了一个为他们尽心尽力的好村长、好女人,他们已经不能再把妈妈当烂货一样玩儿了。即使是知道妈妈不会拒绝给他们玩儿,但是他们也不想亵渎自己的恩人。妈妈光着大屁股在村子工作了几天之后,发现虽然经过修养她的屄已经好了很多,但是村民们不再把她当“破屄”对待了。然后妈妈在村子里开了次大会,所有村民都参加了,在会上她向所有村民们表达了自己的心声。
  当所有的村民到场后,妈妈光着大腚站到了主席台前。看着妈妈完美的身体,男村民们拼命忍住自己的欲望。而女人们则羡慕妈妈拥有着,她们希望拥有的东西。在台上妈妈玩儿村民们,是不是以为她的骚屄松了所以不再操她了。男村民们同理摇着头,说不是。妈妈又问,是不是她前一段时间几乎被玩儿残了,所以不想在玩儿她这个烂货了。村民们更加大声的否认起来。妈妈听了之后问道“那你们为什么不来玩儿我、不来操我了,我是村里的”破屄“啊!我想给大家玩儿、给大家操啊!”村民听了之后,告诉妈妈,自从她为村里付出那么多之后,他们已经没办法把她当“破屄”了,告诉他们是多么尊敬她,即使是多么想把她按在身下,用大鸡巴插她,也平明忍住。
  妈妈听了之后很高兴,然后对村民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她对村民们说道:
  “大家尊敬我、感激我,我很高兴。但是我是村里”破屄“,我为大家做事是理所当然的。在大家心目中”破屄“也许是个低贱的烂货,但是在我心中我为自己能成为”破屄“高兴。大家每次操我、每次玩儿我都令我异常高兴。在我心中能被当”破屄“一样对待就是最幸福的。所以我最幸福的时候就是刚当”破屄“的几年。那时的我每天都被你们操的起不来,还被你们操大肚子,生了”贱种“,你们单纯为了发泄玩弄我的感觉令我觉得我是最幸福的人。大家不再玩儿我的时候,我就知道大家对我的兴趣已经越来越低了。所以我就想其他办法为大家服务,尽一个”破屄“的义务。所以我做了村长,然后为你们被凌辱,为你们流产,为你们被玩儿残了。我每想到这一切是为了你们而做的,就令我感到由衷的开心。
  所以你们不用感激我,也不用尊敬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一个”破屄“应该做的。
  你们如果真的喜欢我的话就再次把我当做”破屄“对待吧!那对我而言就是最幸福的。”
  村民们听完之后,经过短暂的寂静之后,压抑已久的欲火终于再次爆发了。
  村民们刚要冲上台,李大姐阻止了他们,然后她问道“你喜欢被当”破屄“对待超过被尊敬,是吗?”妈妈肯定的点了点头。然后李大姐又问妈妈“那我们以后缺钱了让你去卖屄,可以吗?”妈妈又点了点头。李大姐又问“拿你的屄给狗操、拿你的屁眼儿给猪呢?”妈妈继续点着头。然后李大姐最后问道“在你们的心中,我们这些乡亲们就是最重要的吗?”妈妈要了摇头后说道“最重要的是我的”破帽子“老公和亲人们。”李大姐听了之后笑了,对男村民们喊道“你们还等什么,咱们的”破屄“村长等着被你们操烂哪。”听到这句话后,男村民们立刻冲上了主席台,妈妈的嘴巴、骚屄和屁眼儿立刻被大鸡巴插满了。
  在之后的两年里村民们再次对妈妈恢复了热情。妈妈每天都被玩儿的休克才结束,如果男村民们满足不了妈妈的时候,李大姐这些女村民样,就会让妈妈在村民们面前表演和狗、猪操。甚至还有几次想让妈妈和马操,但是马的鸡巴太大了,插不进去。李大姐她们还经常把妈妈当妓女一样,让她去卖屄赚钱。附近的几个村儿,都知道了我们村儿有个漂亮的卖屄烂货。这个烂货虽然漂亮,但是屄很松、很烂,好在除了漂亮还可以随便儿玩儿,插屁眼儿也没关系,而且不在乎被搞大肚子。有几个人还把妈妈肚子里的孩子操没了。那几个人吓坏了,想跑的时候,妈妈告诉他们没关系,反正孩子也不打算留,他们操没了更好。两年里妈妈流产了二十多次。村民们在玩儿妈妈的时候,再也没什么心里负担,他们玩儿起妈妈的时候,已经和玩儿母狗没什么区别了。尤其是有一次爸爸回来之后,他们最后的担心也没了。爸爸告诉他们,以前他就希望妈妈一辈子不给他声孩子,而是给他生几个“贱种”给他养,然后为人玩儿的再也生不了。那之后妈妈彻底成了玩物,工作的时候全心全意为村民服务,并随时为了村民们给领导们操。不工作的时候就做他们的母狗。


  这样的生活持续两年之后才结束。不是妈妈或村民们厌倦了,而是妈妈不得不离开了,因为爸爸他们的生意已经在南方扎根了。妈妈要去南方陪爸爸,并且帮爸爸一些忙,所以妈妈不得不离开村子了。到了南方之后,妈妈的屄也没有安稳下来,经常给爸爸的朋友、合作伙伴、还有下属操。妈妈的性生活依旧很丰富,但是和在村里的“破屄”生活相比要少了很多,不过有了一种令类的刺激。在村子里村民们都知道爸爸的淫妻癖,妈妈被人操的越多他就越爽,所以他们经常一起玩儿。但是去了南方之后,为了爸爸的面子等各种原因,妈妈和别人操屄的时候总是“瞒着”爸爸。当然那些操妈妈的人是这么认为的。妈妈和他们操屄的时候有一种背着老公偷人的感觉,而且妈妈有几个情人一直没有告诉爸爸,但是我和哥哥却发现了。有时候我们问妈妈为什么不告诉爸爸,她告诉我们“因为有趣”。
  妈妈就是这样一个又骚又贱的女人,但是我却觉得这样的女人是最美的。
  妈妈和爸爸虽然已经离开了村子,但是他们偶尔还会回村子,每次妈妈回去的时候都会继续做破屄。在几年前爸爸赚了大钱之后,和蒋伯父一起帮村民们修了路,有给他们该了新的房子,然后在村子附近改了一个场子,村民们可以在那里工作,那些工人们也给他们提供的大量的工作机会。现在村子的生活好了许多,不过村里的女人们更骚了,经常和场子里的工人们操屄。这些年妈妈的“破屄”
  生活,从没有避讳过我们这几个孩子。所以当姐姐、哥哥、我以及妹妹长大后,都有着很变态的性习惯。哥哥是绿帽爱好者、而我成了淫妻癖;姐姐是个女强人,但是特别喜欢被人操,她的上司和同事都操过她;妹妹也当了个贱货,从高中起就成了学校的公车,学校的男老师都操过她,她还为他们堕了几次胎,每次她上厕所的时候,那同学都会乘机操她。我们家的男人个个都顶着高高的绿帽子,每天都要把老婆给人操。而女人个个都敞着大骚屄,掰开屁股随便儿给大鸡巴插,随便儿给男人玩儿。


上一撸:奈若何兮之我与曾经女神的故事



下一撸: